马顺抱拳一礼:“谨遵指挥使之命。”

  周青峰目送马顺疾步离去,独自坐在首座之上陷入沉思。

  想要掌控五处梅花司,缺少心腹可不行。

  靳威和执器就得找机会安插进来,必须放在核心领导位置上。

  特别是靳威,专门养来替自己搞钱的钱袋子,那升到哪就要带到哪。

  暂且给二人安排一个适当的身份,参与破获官员当街被杀案。

  待破获此案,功劳在身。

  顺理成章的将他们破格提拔,委以重任。

  片刻之后,靳威和执器二人率先来到五处梅花司主殿,齐齐躬身抱拳,识趣的改了称呼:“靳威,执器,见过指挥使。”

  周青峰微微点头:“你们二人到一边仔细旁听,等会有任务安排给你们。”

  靳威和执器对视一眼,暗暗压住兴奋之色,退到一旁站立。

  随即,两名副主管与四名主事皆是身穿大红官衣步入主殿之中,先是齐齐行礼问候,随后在周青峰的示意下,落座于两侧,静候周青峰开口。

  周青峰扫视左右一个来回,缓缓开口:“三件事。”

  在场六名中高级官员立刻竖起耳朵,静听下文。

  周青峰淡淡说:“一,跟大家碰个面,简单的认识一下。”

  “二,宣布一个小小的人事安排。”

  “三,各位汇报一下目前关于官员当街被杀案的案件进展。”

  说到此处,周青峰微微一笑,伸手指了指左手第一排第一个官员:“咱们一件一件来,先从自我介绍开始吧,由你来开个头。”

  被周青峰点名的中年官员有点错愕,随后立刻平静的抱拳回应:“下官车雨轩,位居五处梅花司副主管一职。”

  周青峰微微点头,目光看向下一位。

  第二位官员抱拳说:“下官翟行远,位居副主管一职。”

  “下官阎问酒,位居主事一职。”

  “下官毕牧歌,位居主事一职。”

  “下官郝断魂,位居主事一职。”

  “下官裴杏春,位居主事一职。”

  六名官员各自做出简短的自我介绍,令周青峰侧目的是这六个中高级官员里竟然还有一个叫裴杏春的女人,这就很让人在意,并非是说女人不能当官。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爱读免费小说app更新最快,无广告,陈年老书虫客服帮您找想看的书!

  而是作为一个女人,少有能走到如此高位的。

  而这个裴杏春不仅走上来了,还稳坐五处主事一职,那就代表这不是个简单人物,背后恐怕来头不小,个人能力也不容小觑。

  他对此女稍作留意,便也不墨迹,直接进入下一步:“夜游司小旗靳威。”

  靳威闻言,立刻迈步而出,面朝周青峰,抱拳一礼:“属下在。”

  周青峰淡淡说:“今日起,本座调你来五处梅花司担任都事一职,夜游司所属吏籍档案一并调入五处官籍档案中,任职文书,七日内由城主府正式下发。”

  “下官谢指挥使提拔。”靳威面露一喜,躬身抱拳,深深一礼。

  他之前在夜游司只是小旗,说到底就是一名基层小吏罢了。

  连个官籍都不是,一直都是借调给周青峰驱使。

  现在周青峰提拔他到都察院,直接从一名基层小吏晋升成高级核心权力机构的一名官员,哪怕这个官只是低级小官,那也是代表着跨越了阶层。

  有了官身,靳威以后立功晋升才会名正言顺,前途才会更加光明。

  都事,在五处不过就是从事文书工作的低级官员,直白点说就是秘书和助理,官职不高,但也算是个官,这官职主要看待在谁身边,那就能代表谁。

  在场大多官员保持沉默,没有人在此刻表明鲜明的立场和态度。

  实际上官员的选拔,任用以及罢免,哪怕一个低级官员,也要层层上报由城主府批红盖印才作数的,毕竟再小也是官,不是典薄这样的小吏。

  就算周青峰这位副指挥使需要助理和秘书,也得从五处现有的十四名都事之中选人用,而不是从外边找两个人塞进来。

  不过,周青峰位高权重,身份高贵,背景深,后台硬,一封低级官员任免文书送往城主府批红盖印,七日内下发到手,这确实不是什么有难度的事。

  他要塞人进来,塞的还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都事位置,谁又会去公然唱反调呢,毕竟不触碰到他们核心利益的情况下,没人会傻到在这种小问题上较真。

  周青峰神色平静的扫视一圈,接着说:“执器。”

  执器闻言,迈步而出面朝周青峰,抱拳行礼:“在。”

  周青峰说:“今日起任命你为五处梅花司典簿。”

  执器闻言,神色振奋,抱拳道:“遵命,谢指挥使提拔。”

  典薄不是官,只是五处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使用原网页打开,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趋吉避凶,天命在我怎么输?》最新章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